好事成双三十章陈名

【名家話文化】孟白:出版人有責任,也有能力把“北京文化”記錄下來

發布日期:2019-10-30 來源:光明網文化頻道


10月29日,光明網文化頻道【名家話文化】欄目刊發記者專訪我社名譽社長、總編輯孟白的文章,全文如下:

1572398222(1).png

(點擊圖片查看原文)

出版人有責任,也有能力把“北京文化”記錄下來——專訪學苑出版社名譽社長、總編輯孟白

孟白,1957年10月出生于北京。1982年3月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地理系。先后在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商務印書館擔任編輯,曾任學苑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23年,現為學苑出版社名譽社長、總編輯、編審,曾兼任國家級非遺學術期刊——《民間文化論壇》總編輯、九三學社中央常委、九三學社中央文化工作委員會主任,中國地理學會理事,中國編輯學會理事。

記者:作為北京人,您對北京文化的了解是怎樣形成的?

孟白:我出生在北京,對我影響比較大的是一位同學的父親,他原來是中國書店總經理,我經常去位于琉璃廠的書店玩,書店上上下下對于書的熱愛和尊重,讓我印象非常深刻。比如有一次我去找一套古籍查看資料,書店一位老員工可以準確地說出這套書在哪間庫房哪個書架上的具體位置,并且說出哪個版本更適合研究這類課題,可謂如數家珍,這大概就是“工匠精神”。

記者:擔任學苑出版社社長這24年間,您把一些正在賺錢的項目“砍掉”,把一些僅扮演“印刷廠”角色的出版品種壓縮掉。您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有什么效果?

孟白:我覺得首先要思考出版的功能是什么:宣傳、傳承。隨著報紙、雜志、廣播電視,尤其是互聯網的出現,出版的宣傳的功能大大減弱,因為宣傳要及時,圖書不可能做到及時;而且宣傳覆蓋面也遠遠遜于其他傳播方式。“宣傳”這部分功能剝離掉,剩下“傳承”,這至今仍是圖書有優勢的功能。

從“傳承”這個角度來看,有些書屬于“快餐”,作為出版社,如果幾十年都是做“快餐”,我覺得意義不大。所以學苑出版社偏重從傳承、記錄這個角度來選題。有些即便是賺錢的書,也逐漸把它們去掉。既然搞出版,總是希望給后代留些東西。比如說多年之后學者寫論文或寫書的時候,后面的參考文獻里還能列上我們出版社出的書,這才是當下出版的主要功能。

在這過程中,我們進入當時大家還不重視的領域——按現在話來說就是“非物質文化遺產”,包括民俗學方面,傳統醫藥方面,民間工藝美術、戲曲方面等等,戲曲圖書出版,學苑出版社在全國也算是名列前茅了。苦苦打拼十幾年后,從2011年開始,國家在文化出版方面加大投入,近幾年里學苑出版社的項目陸續獲得數以千萬元計的支持。這說明我們走的路是對的,受到黨和政府、廣大學者認可,說明出版的書籍有學術價值。所以一個出版社一定要做出自己特色的出版物。

記者:您曾經擔任過中國唯一的國家級民間文化學術期刊——《民間文化論壇》總編輯,您認為“民間文化”在整個中華文化中處于什么樣的地位?您在這方面做過哪些努力?

孟白:從宗教地理角度講,中國自古以來絕大部分時段是一個“泛神論”或叫“無神論”的國家,沒有“國教”。幾千年維持穩定,也要靠道德和信仰,除了儒學、道教、佛教,民間文化很重要。民間文化其實已經雜糅了儒、釋、道等的東西,又以更易為目不識丁的黎民百姓明白的形式表現,對一個農耕社會基層的穩定起很大作用。

隨著社會生產方式、生活方式巨變,產生于農耕社會的民間文化有些就會消失,作為曾經有過的文化現象、人類文明印記,我們出版人有責任,也有能力把它們記錄下來。除了“非遺”內容之外,我們還在做一套系列圖書,叫《故園畫憶》,請畫家用畫的形式表現一些已經消失或即將消失的文化景觀。既有藝術欣賞價值,又有記錄的意義。這個系列現在已經做了80多本了,還在繼續做。這些數以萬計的畫面資料,包括手繪、照片、老地圖,還可以做成文創產品。

記者:請談談您對“北京文化”的理解

孟白:講到“北京文化”,會很自然地聯想到“天津文化”“巴蜀文化”這些地域文化,但我認為“北京文化”不是地域文化,或者更確切地說,不等同于地域文化。中國只有北京是歷時八百年幾乎連續不斷作為國都,尤其是延續至今。因此,宮廷、皇室宗親、中央政府所在地這個因素,是“北京文化”形成和發展的最重要的因素。研究北京文化,忽略或無視這個因素,是“跑偏”的,甚至是無解的,根本沒抓住北京文化的主脈。

這個認識是我在梳理北京歷史文化圖書的20年期間逐漸形成的。我是搞地理出身,很自然會對于地域之間的文化事項的差異十分關注,搜求有關北京文化的特點、表象。有關北京歷史文化的圖書我社出版過200多種(套),越做越發現,無論是北京地面上的各種民俗事項也好,文化藝術成就也罷,都非“原著民”所創。都是來自四面八方,而它們能在北京融溶一體,原因只有一個:這里是國都。由于是國都,國家行政中心,“市民”的構成有相當比例是依附于皇室、官衙的,或直接屬于皇室宗親(清代還有龐大的八旗)、官僚及其親屬,或是為他們服務的。由此產生的生活方式(衣食住行習俗禮儀等等),形成了“北京文化”“北京性格”“北京風氣”。所以,如果說北京文化最大的特點是什么,那就是兼容并蓄、百花齊放;不排外、不固執。來自四面八方的任何一個好的東西和好的人才,在北京都能找到落地生根發芽開花結果的機會。這不是哪一朝哪一代“明君”“圣主”的功勞,而是國都這一屬性自然形成的傳統。

說到北京文化的傳播,我認為還有許多可以挖掘的東西。過去包括我社在內的文化生產傳播單位,更多著力于北京文化傳播:四合院、會館、胡同、長城、景泰藍啦、園林等等。應該說,所有這些是北京文化的體現,很豐富,但畢竟是繁茂的枝和葉、花和果,不是干和根。長期展示這些,人們心目中的北京文化實際上是雜亂無章的,不能展示北京文化的大氣、森林一樣的深厚。因此,在著力點上,應當更多關注北京作為國都、京城,皇家與中央政府駐地這一獨特因素所形成的文化特質,它的起源、演變和盛衰。

記者:北京的文化建設作為我國文化中心應有什么樣的作用?

孟白:最重要的一個功能,也是其他任何城市無法代替的——平臺作用。北京作為中心文化已經存在幾百年了,在這期間一直扮演著平臺的作用。向全國各地甚至全世界的人才提供展示的機會,北京就像試金石,優秀的東西都能留下來,不好的東西自然而然就淘汰掉了。很多優秀的東西不一定非要在北京產生,但可以在北京光大,北京具有海納百川的能力。

記者:作為資深的出版人,您認為在出版方面,北京要發展成我國文化中心您有什么建議?

孟白:北京早已經是我國的文化中心,這個中心的地位是不可能被撼動的。如前所述,北京作為文化中心,是其首都的特殊地位造成的。僅就出版業來說,全國一半以上的出版社聚集在北京!高校、科研機構、藝術機構和團體、博物館、圖書館、演出場館等等,北京也是最高等級單位的會聚之地。北京的文化資源是得天獨厚的。我認為,北京今后要做的是讓北京這一文化中心更加輝煌。其他方面不說了,只提一個建議:調動央屬、部屬和文化單位的積極性,共同為北京文化發展和全國文化中心建設做貢獻。用規劃項目、課題、項目來吸引中央在京單位的積極性,投身北京文化建設,攜手共進。要知道,在北京這塊土地上產出的文化成果,就是北京的文化成果。(文/張悅鑫)


好事成双三十章陈名 10293752658804214439385949546153744758859507362959461063615629492561505982772753961706681965250840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